【北南】雪

#北南#


南方现在都记得北方曾许诺过让他看一次雪。


南方的家冬天也很温暖,可是那冷风却似细小的刀片一样往骨头缝子里钻,虽不如北方的风呼呼的吹的人往后退,却更让人难受。


在南方的印象里,北方一直是一个性格爽朗的人。不似他们笔下那般粗犷不羁,他有的,是爽朗的笑,像是事事不曾入眼,却实是件件入心。


他喜欢听北方用略带微妙口语的声音和他讲奇闻趣事,给他唱咿咿呀呀的京剧,还有那不时抖包袱的相声。


可他最喜欢看北方戴着简单的没有花纹的金丝框的眼镜,手拿折扇,一口一口抿着绿茶,静静的看着手中诗书的模样。


还有手持毛笔,在宣纸上,留下墨字的认真样子。他写完总会笑一下,然后招呼着南方来看。


北方常笑,三分真七分假。


南方拢了拢外套,叹了口气,这说好的雪,终是没影了罢。南方正要转身回去,就被一个冰冷冷的东西抵住了脖子。冻的南方一缩了一下脖子。


“南子,看爷给你带什么来了?”南方回头,看日思夜想的那人笑得灿烂,一只手捧着雪,另一只手里拿着个大保温壶,里头白白的,满满的,都是雪。


“也是亏了你还能记得啊。”南方伸手过去抓了捧雪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北方一直很希望能带雪去找南方。可是没法子,这雪又不是煎饼果子糖葫芦说带就带,想了好久,也只能带这一壶过去。


北方心中的南方是冷色调的,带着鹅黄色。说是冷色调,不如说是水墨画的感觉,柔和不娇弱,矜持不做作,清冷不冷漠。


他喜欢看南方拨弄古琴,吟诗颂词的模样。南方专注的样子别有一番魅力,他看起来总是一副淡然的样子,笑起来却似乎有着融化冰川的美。


这美,不是女人的娇弱,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舒雅。


两人平日也会在院子里过招,两人武功都不差,打起来也是痛快淋漓,也是点到为止。南拳北腿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
当然,北方也喜欢南方偶尔破功蹦出来的几句方言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哎哟!”被糊了一脖子雪的北方赶紧蹦哒着把衣服里头的雪抖掉,看着南方一副看乐呵的样子就也拿了捧雪塞了回去,然后盖上盖子看着也开始抖雪的南方,“别玩了,爷可就带了这一罐。”


“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你家看雪?”南方抖了抖帽子。


“这不是怕你受不了吗,你乐意来当然最好了。”北方拍拍壶,“想去随时就可以走。”


“再说吧。”南方耸了耸肩膀,“晚上吃什么?”


“吃你。”


“睡沙发。”


“别啊爷这么大老远来,嗯?(搂)”


“……(嫌弃的看)”


这样的相处,或许就是平淡中的美。


end


By.叶九F


北南大法好,快吃我安利!


评论-10 热度-31

评论(10)

热度(31)